正是收获的季节美食美食

文章来源:万州文学网  |  2021-01-13

正是收获的季节,无边的玉米地里布满了秋收的人们。太阳静静的挂在天空,虽已是秋天了,却依然如老虎一般凶狠,烤得地里的人们脸上身上如千百只虫在啮咬。

时间已近中午了,十岁的阿明在早上天刚发亮时便被父母从床上叫起来带到玉米地里,现在已经干了七八个小时了。虽然来的时候吃了点东西,但肚子却早已经瘪了,他渐渐感到身上无力起来。他很想停下来歇一歇或喝口水,但却只能想想而已。野地里贼多,父亲说,必须在中午把这块地掰完然后拉回家。阿明看了看前方,还有一大片没有掰,那是父亲分好的,掰不完肯定会挨骂,说不定还有一顿揍等着。早上从家里提来的一壶凉水早已经喝光了。他用舌头舔了舔两片因干燥而让他觉得不再属于自己的嘴唇,忍住想喝水的欲望,举起瘦弱的胳膊继续去掰眼前的玉米。

没有风,很热。阿明的衣服已紧紧地和一些飞尘一起粘在了身上,汗一直在出,却并不曾流下,只濡湿了衣服,余下的便立刻被太阳收走了。脸上没有汗,却似乎有一层东西蒙着,粘粘的,皮肤感到透不过气来。摸一下,有些拉手,是一些白色的小东西。他感到很难受,仿佛突然生了一种怪病,周身的不适让他觉得自己就如一只被住了的蝉,怎么挣也挣不脱去。但是阿明只能继续干活,因为他知道只有把整块地掰完了,才能回去到水坑里好好的洗个澡,才能喝水、吃饭,然后躺床上歇一会儿。也只有到那时他才有可能从这种不适感中挣脱出来。于是阿明努力让自己快些干活。

但是饥饿感却越来越强了,肚子在咕咕叫,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翻腾,撕咬。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虚弱了,胳膊渐渐不那么灵活了,麻木了,脚踩在地上也软绵绵的。他想告诉父亲自己累了,想吃东西了,便试探着抬眼去看父亲。不料父亲的脸却如一团乌云。因为没在中午之前干完,父亲已经急了。阿明不敢去惹身材比自己高大不止一倍的父亲。他知道父亲一发起火来便要打人摔东西,更糟的是母亲也一定会和父亲扭打起来。若那时他真是不敢想象了,不仅要挨一顿痛打,而且肯定连午饭也吃不成了,说不定晚饭也会取消的。他很害怕自己会被饿死,然后被像小鸡小狗一样埋进土里,被蛇和老鼠吃掉。他一想到被蛇吃掉便很害怕。于是只好收回目光,不作声,继续把眼前的玉米一个一个掰下来。

在阿明的记忆里,他似乎从刚一生下来便不招人喜欢。他自幼体弱多病,周围的人都认为是养不大的。只因为他是家里的第一个男孩,父亲出于给自己防老和传宗接代的考虑才把他留了下来。小时候,父亲常常要带着他四处看医生,因为这个儿子不知添了多少麻烦,因此也在心里更加不喜欢他。后来他总算活了下来,但依然像刚出生时一样瘦弱,胳膊腿都细得像秸秆,身上没有几两肉,呼吸时胸脯总是一跳一跳的,让人能清楚地感觉到肺叶的运动。在夏天,村里的女人们看到他的样子往往会下一跳。在以剽悍和善于打斗为评价一个男人唯一标准的村庄里,阿明这样的孩子是注定被人瞧不起的。出去玩时,村里的男孩子们也特别喜欢向他挑衅,通过打败他来获得大人们的肯定和赞赏,而弱不禁风的他则注定了是每次打斗的落败者。尽管他每次都是竭尽全力去应对别人的进攻,为的是能唤起一些父亲对自己的好感。然而阿明的失败却更加让父亲认定了他没有出息,反而对他更加厌恶了。

阿明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,无论做什么也就更加小心翼翼的,处处看着父亲的脸色行事。但小心却往往被当成了胆小笨拙。他的恭顺非但没有赢得父亲的好感,反而使他更加苛刻起来。父亲又是个脾气暴躁的人。种种原因相叠加的后果是常常因为一点点小过失,他便会遭到一顿痛打,而且母亲也会常常过来帮忙。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丈夫的脾气,就以痛打阿明的方式试着去唤起父亲的同情心。然而这种方法却往往要到父亲打累了的时候才能见效。

枯黄的玉米叶又硬又乱,每向前挪动一步边缘上的小刺便会锯在脸上、身上、脖子上,留下一道道红色的伤痕,在太阳的烤晒下火辣辣的疼,仿佛被毒虫蜇了一般。阿明却不敢去管它,只是努力地去掰着一个又一个玉米。偶尔他也用绝望的眼神偷偷瞟一下前方的父亲和母亲,暗暗地希望他们能够发现自己现在是多么的又累又饿。不知又过了多久,父亲突然阴沉着脸走了过来。阿明心里一阵抽搐,接着脑中便是一片空白……

不料父亲却什么也没说,站在他前面帮他掰起来。阿明松了一口气,也忙努力地跟在后面。父亲身体强壮,掰得很快,一会儿之后便剩下不多了。于是父亲让阿明回家把架车拉来,好把玉米送回去——因为地里没有树荫,天又太热,为防爆胎,他们来的时候并不曾把架车拉到地里。阿明应了一声,便分开眼前的玉米向外面走,心里很高兴,仿佛感到身上又有了力气,精神似乎也好多了。

来到路上,阿明便把那双有些碍脚的破拖鞋脱下来,拎在手里向村子的方向跑去。地上有很多小石子,硌得脚有些疼。但阿明管不了这许多,他只想尽快的跑回家把架车拉来,他怕父亲骂他不利索,他不想再给父亲留下不好的印象了。于是他光着脚摇摇晃晃的踩着那些小石子向家跑去。

他似乎跑了很久,终于来到了村前。他跑过村前的水坑时,看到坑边的树荫下躺了一片人。他们的肚子都鼓鼓的,有的躺在那里闲谈,有的午睡正酣。阿明从他身边经过时,有几个人转头看了他一眼,意味深长的笑笑又躺下了。阿明突然感到有些伤心,但仍然不停脚的往家的方向跑去。

村子里静悄悄的,只有几只苟延残喘的秋蝉的叫声在凄凉的回荡着。家门前的树荫下,母狗黑子不知何时钻了出来,此刻正躺在那儿闭着眼睛养神,张着的嘴中哈哈的向外吐着热气。在它的腹下,四只尚未满月的小狗已趴在那儿头抵着 安静的睡着了。

黑子听到脚步声便兴奋地跳起来摇着尾巴迎上来,一个劲的用身子往他腿上蹭。阿明轻轻的踢开它,推开院门走进院子。自从爷爷奶奶去世后,家里便冷清了许多,这让阿明多少感到有些不适应。阿明想起了什么,便走进堂屋里去看看妹妹。妹妹刚刚六个月,还不会走路,此刻已躺在里屋的床上睡着了。阿明走过去,他看到妹妹的脸上满是豆大的汗珠,头下的枕头已湿了一大块。闭着的眼睛里湿漉漉的,不知是汗水还是刚刚哭过。看着妹妹小小的必须禁绝。脸,阿明仿佛看到了自己。他轻轻的帮妹妹擦干头上的汗,又给她换了块干些的地方,便匆匆的走到院子里去找架车。

阿明拉起车子往外走的时候,黑子又跑了过来拦在前面摇着尾巴望着他。阿明想大概它也是饿了,但却没有理它。又怕它再跑到外面吃了什么东西中了毒,便抓过它脖子上的绳将它拴到院中的一棵槐树下,然后拉起架车关了门,急匆匆的走了。

走出村庄的时候他才想到自己忘了喝水。

……

从水坑里上来,站在树荫下的阿明感到浑身清爽。岸上几个女的不时转过脸好奇的看他。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便将丢在地上的短裤捡起来扯开遮着腰间,同时将脸转向别处,努力作出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不知何时起风了,树荫下清凉如水。

阿明想,如果能在树荫下铺张席子美美的睡上一觉,那就太幸福了。但是这种权利他现在是没有的。阿明于是又想,如果自己能快些长大就好了。

共 282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用散文的笔法写阿明掰玉米的艰辛,对人物的感受较为真切细腻。小说中的有关乡村的描写使得小说有着乡村风情。文笔不错。不过小说的情节平淡了些。【:月儿常圆】

1楼文友: 18:55:2 十岁的阿明,好可怜啊!父母都是爱孩子的,之所以对阿明这样,也是生活所迫啊! 喜欢空想、幻想、梦想,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。

2楼文友: 19:18: 6 小说作者对乡村生活较为熟悉,让人能感受到乡村的特色。 痴情于文学,向文友所有彩信暂停学习在纸媒及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

牡丹江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北京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
南京治疗宫颈糜烂哪家好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