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小说夜无央

文章来源:万州文学网  |  2019-12-15

南方的冬天,宿醉未醒的湿气弥漫在空气里,像是黑夜中寂寞绽放的花朵,最是销骨蚀魂。

刘艳从KTV包厢出来,围脖上的白色流苏散乱地耷拉在胸前,她摇摇晃晃地走到收银台,嘴里吐着酒气,纤细的食指优雅地指着收银台里的小姑娘;“ ,结账,挂在县接待办的账单上。”收银台的小姑娘低着头,怯怯地说:“对不起,刘主任,老板交代从这月起本店不再赊账。你还是现金结账吧。”刘艳柳眉倒竖,气咻咻地把围脖扔在吧台上:叫你们老板明天拿这条围脖去县委书记办公室结账。收银台的小姑娘还想着说点什么。旁边的一个迎宾 见多识广的,赶紧把围脖给刘艳围在脖子上,低着头赔笑:刘主任大人不记小人过。小丫头今天刚刚上班不懂规矩,我们哪敢拿你的东西呀。你记个账,等老板回来了,我知会老板一声就是了。刘艳轻轻地哼了一声,在账本上哗啦啦地签好自己的名字,头也不回地,跌跌撞撞走向大门。迎宾 收起账本,照着刘艳的背影,狠狠地吐了一口痰:啊呸,上了枝头的山鸡,忘了自己是怎么样的货色。

刘艳虽未听清迎宾 说了什么,但是她心里清楚得很,她不用回头,也能揣测到迎宾 什么样的眼神。她不想转身,只要那 在她的面前露出谄媚的模样,她就心满意足了。谁能做到让大家都说自己好呢。再说管天管地的,管不住别人在背后嘀咕。

司机小江从地下车库开出银色的广田。小江把车子缓缓地驶在刘艳的身旁停下,利索地跑下车,稳稳地打开车门:刘主任,是回家还是去哪里?刘艳甩了甩头,小镇灯火通明,霓虹灯像星星不知疲倦地眨着眼睛。刘艳突然想走回家。她对小江摇摇手:你回家吧,我想走段路。小江欲言又止;“刘主任,吴书记让你半个小时去农家山庄等他。”夜风冷冷地吹过,刘艳的胃部隐隐地似在翻江倒海,她蹲在街道边的花坛一处,忍不住呕吐。小江慌忙钻进车子里,取出一叠的纸巾:“刘主任,少喝点酒,伤身。”

刘艳吐空了肚子,她按住胃部,低声骂道:他妈的,那些王八羔子,我不被他们灌醉,他们又怎么会舍得拿钱在我们这个小县城投资。小江无奈地摇着头,他递给刘艳一瓶水:唉,只是苦了你,刘主任。

刘艳凄凄地一笑:个中滋味,小江,也只有你能懂。你先回去吧,我走路去山庄,不用来接我。对了,待会若是我爱人打问起我,你就说我在单位加班。

银色的广田,宛如一条银色的小鱼,倏地被车流淹没得无影无息。

刘艳紧蹙着眉头。她像一朵云絮般地游走在小城。

五年前,刘艳在师院认识了李明。她不可遏制地爱上了英俊憨厚的李明。大学一毕业,她放弃了回到熟悉的老家,而是义无返顾地追随着李明来到了这个偏远的小城。

因为户口的原因,她的工作一直得不到分配。李明家世代都是工人,在小城又不认识什么大人物。因而,刘艳的工作便不死不活地拖到了孩子都三岁了,还没得到解决。

这两年,李明的父母亲相继生病,孩子的教育经费,仅靠李明一人微薄的工资根本就入不敷出,捉襟见肘。李明的脾气越来越坏,一家人待在屋里,除了叹息声,听不到其他的声息。

去年三月,县里为了招商引资,招聘一部分有学历,有活力,相貌靓的女孩子进县接待办工作。刘艳报名参加,在第一轮考试中,她脱颖而出,引起了县委吴书记的关注。后来,吴书记开了绿色通道,刘艳没有参加决赛,直接被县里任命为接待办的主任。

有了刘艳的经济收入,李明父母的病竟然如奇迹般地康复了。两老人在家帮着看护孩子。李明每天起早贪黑地奔波在学校里。刘艳在县接待办工作,就如一只陀螺无休止地四处转。

吴书记每次出去招商引资,总是少不了带刘艳去。第一次去沿海城市,刘艳大开眼界。她站在人流如海的街道上,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店,女子们涂着鲜血般的口红,花枝招展地从身边而过,留下一缕缕香水随着风四处飘溢。刘艳沉迷在香水的气息里,就像沉迷在李明呼吸不均匀的喘息中。

刘艳的眼看花了,她欢喜着城市的繁华。

这一切都没逃过吴书记敏锐的眼光,吴书记就像一个熟练的老猎人,他捕捉着猎物的每一个不容逃脱的细节。

那天晚上,他们在酒店陪客人喝完酒,吴书记带着刘艳兴冲冲地走进了大商场,在那里,刘艳第一次被Lv的包击中了心里最渴望的一处。吴书记笑吟吟地站在一旁,看着刘艳不停地像小女孩惊呼。刘艳看中了一款精巧的小提包,她在电视里看过某个港台的大明星挎着那个包包参加过某次盛典。而刘艳,一直被大家嬉称是那个大明星的年轻版。刘艳屏住呼吸,她不敢出气,生怕会吓跑了那个包包。吴书记轻手轻脚地走到刘艳的身边:喜欢是不是?刘艳羞涩地低下头。她一眼瞥见了那个包的价钱,她几乎是跳着抓住了吴书记的手:那个包怎么那么贵,抵得上我几十年的工资。吴书记望着刘艳好看的脸笑了:这个商场的老板是我们的朋友,打折了就不值几个钱了。吴书记在心里暗暗窃笑:女人因为喜欢的东西而快乐着,男人因为漂亮的女人快乐着。钱是什么东西,只要女人男人都快乐,钱才物有所值。吴书记走到收银台,掏出皮包夹子,收银台的 喜笑颜开地刷卡,艳羡的目光漫过刘艳。吴书记把包装好的包塞给刘艳,刘艳惊慌失措:书记,这个包我可不能要,太贵重了。吴书记笑着说:宝剑配英雄,好包配美人。刘艳的脸唰地红了,书记轻浮的话语,让她的手心泌出了一层层湿漉漉的汗液,黏黏的。她不敢与他的眼神对视,低着头喃喃地说;包钱就从我的工资慢慢扣吧。吴书记乐了:好啊,你这辈子就帮我打工。

那个夜里,吴书记偷偷地从自己的房间溜到了刘艳的房间,当吴书记发福的身子压向刘艳,刘艳的眼前闪过的是街上摩登女郎妩媚的面容和无数的LV包包。

刘艳端坐在镜前,凝望着镜中姣好的容貌。她涂抹着那些名贵的化妆品,她的心中溢过一丝丝的欣喜。她发现,自己骨子里的那份虚荣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很小的时候,她就喜欢自己像个公主,被人宠爱着,喜欢自己像聚焦点,收集着众人羡慕的眼光。她回转身,对着床上的男人,禁不住盈盈一笑。李明好像一杯隔夜的茶,教她索然无味。而眼前这个有权有势的男人,才是她心目中的靠山,他会满足自己所有的愿望与梦想。过去寂寂无声的时光,自己真是白白地浪费了好光阴。从今往后,她要找回一些属于自己的光彩。

如果说初次和吴书记在一起,刘艳的心里还有着一点对李明的愧疚,可是慢慢地,随着生活的变化以及感情的淡化,刘艳的心,渐渐地有些麻木不仁了。

有人戏说,爱人出轨了,全世界人或许都知道,但是很戏剧化的是,身边相爱的那个人总是最后知道结果。

李明每天辗转在学校,他的生活简单而纯粹。可是有一天,李明走近办公室,学校里的同事在办公室里唾沫四飞地八卦着,李明依稀听到自己的名字不时地从他们的口中飞出,等他推门进去,声音戛然而止。同事们望李明的表情极其尴尬,他们不自然地象征性地朝李明打招呼,然后一个个匆匆地退出办公室。

李明的心突兀地有一种不安和困惑。那个上午,李明有史以来第一次在课堂出错,他不慎打翻了讲台上的粉笔盒,白色的粉笔骨溜溜地散落一地。飘散的粉笔屑猝不及防地跑进了他的肺里,惹得他整天都止不住地咳嗽。他非常恼火,却又不能自制。

中午,李明骑着自行车赶回家吃饭。推开院门,院子里静悄悄地,“妈,饭好了没?我肚子饿了。”李明像往常一样走进厨房找吃的。蓦然,他看见他的母亲,一个五十多岁,因为生活的困苦和疾病的折磨,老得比实际年龄多二十岁的老女人坐在低矮的板凳上,不停地用衣袖抹眼泪。他的父亲蹲在一旁,默默地吸着黄烟。父亲冷峻的脸在烟雾里忽明忽暗的。一种不祥的感觉顿时像一条小青蛇缠住了他的全身,冰凉冰凉的。他慌乱地低头问母亲;“妈,家里出了什么事?”母亲叹了口粗气,指着李明破口骂道:“我是前生做了什么恶事,生下你这个孽障,娶了一个什么媳妇进门。李家的颜面被你们丢尽了。”“艳子做了什么错事?惹你们生气,等她回来,我替你们好好地教训她。”李明在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,他陪着笑脸哄着母亲。李明的父亲重重地咳嗽了一声:“明儿,你的媳妇伤风败俗,做了书记的情人,整个县城闹得沸沸扬扬的。我们老李家留不住她了,你和她离婚吧。我们丢不起这张老脸。”李明听了父亲的话,心里咯噔一下,之前种种的猜疑都在这一刻间得到了证实,他红着眼,粗声地对父母说:“艳子或许是一时的迷惑,我们得给她改过的机会。她这几年跟着我受苦受穷的,委屈了她。”“养儿防老,儿子娶了媳妇就忘记了娘。好,你选择了媳妇,明儿,你会后悔的。”母亲一个巴掌抡到李明的左颊上,火烧火辣的疼钻进李明的心里。

夜很深了,彻骨的冷气从原野里窜进了小城,尔后它像个幽灵,窜进了温暖的屋子里。屋子里仅存的那点温暖霎时被冷气吸得无影无踪。李明坐在房间里,他的心五味杂陈,什么滋味都有。他烦躁不安地等候着。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,刘艳的号码拨出去依然不在服务区。他的心跟随着时间一点点地凉下去。

一夜无眠,接送女儿幼儿园的车子在门口打着喇叭,李明敷衍着送女儿上车。父母亲的房间安静得有些瘆人。李明的心掉进了冰窟窿中,冰冷的温度冷得他无法思考,无力挣扎。他敲了敲父母亲的门,里面一点声息都没有。李明轻轻地推开木门,木门吱呀一声开了,李明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场景,他的父母亲安然地躺在床上,早已停止了呼吸。僵硬的身体如同无声的抗议,他们有着对世间太多的不舍与眷恋,但是他们又不得不选择这条路,他们一生看重的名誉被人肮脏地玷辱了,他们不愿意每天被人在身后指指戳戳地苟延残喘地活着。

李明抱着父母的身体嚎啕大哭,他的眼睛里喷出了火,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,他无法了解父母的那一份痛,但是他却尝到了失去亲人蚀骨般的痛。

刘艳终于回来了,她张望着一双无辜的眼睛,眼神躲闪着李明。李明沉吟许久,微微地喟叹:从此改了吧,好好地我们过日子。

刘艳摇了摇头,她不想再过那花一百元钱还要纠结几天几晚的日子,她喜欢现在的生活,出门有小车接送,众人的目光围绕着她团团转。

李明冷冷地问道:我们再也回不到了从前,是不是?

刘艳迎着李明冷冷的眼光,她深深地叹口气:李明,我们已经回不去了。

看着父母冰冷的尸体僵硬地躺在床上,李明冲上前,他恶狠狠地卡住刘艳的脖子,他恶毒地喊道:你这个女人,我为了你,不惜与父母反目成仇。你害死了我的父母,我让你执迷不悟,我要掐死你,掐死你。

刘艳死劲地挣脱着,她用力甩开李明。李明卡住刘艳的脖子,死死地不放手。刘艳望着李明苍白地一笑,她恍惚看见了,在读书的时候,她和李明手牵着手,在黑夜里,他们大声地呼喊着:你若不离不弃,我必生死相依。

黑夜回应着他们的誓言,在纤光浮沉中,刘艳骤然明白了,人世间最美的时光,原来就在那恍惚的刹那间。只是,这个结果,她明白得太晚了。

李明松开了刘艳,他看到了刘艳凄美的笑容,他轻轻地抱起刘艳,一如以前,她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,而他再也不用担心她会舍他而去。

夜色苍茫地遮盖了小城。

第二天,小城的人们在城区的河里打捞起了两具尸体。

共 429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看完这篇小说,我还是被震惊了!刘艳出轨了,是为了一个昂贵的lv包,投入到吴书记的怀抱,在金钱与权力面前,独自沉醉,越陷越深。李明忍受不了流言蜚语,但还是心存善念,盼着把刘艳拉回来,不惜在父母面前苦苦哀求。年迈的父母不堪其辱,含恨离去。失去理智的李明掐死了刘艳,城区河里,便漂浮着两具尸体。尸体上,定格着的,是不是当初的牵手走过,大声呼喊着的爱的誓言。作者在后记里,交代了吴书记的下场。小说没有过多的渲染,前边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可怜的被金钱腐蚀的女人的挣扎,后面,却是惊涛骇浪的人间悲剧。这样的小说,不得不让我们痛定思痛,在这个社会中,作为我们,每一个主人翁,应该给自己的人生,写上怎样的句点,不管你普通,还是高贵,不管你有钱,还是贫穷,句号圆不圆,其实,画的人,不是别人,不是生活,是我们自己。赏阅推荐。——:哪里天涯【江山部精品推荐】

2楼文友: 22: :42 问好青青,欢迎投稿江南社团,祝愉快!

楼文友: 2 : 2: 6 冷峻的笔调,流畅地讲述着一个令人心痛的故事,虽然情节过渡较快,很多细节未能详实交代,读来让人有意犹未尽之憾,但娴熟凝炼的文笔还是很好掩饰了这点不足。什么是生活?什么又是幸福?何为虚妄?又何为现实?可悲可叹!不错的小说,发人深省,问好青青。

4楼文友: 10:4 :47 师姐偏心,快过节了都不问好! 爱好文学,愿文学的殿堂永远追随我,独树一帜,书写靓丽人生!

5楼文友: 10:44:25 这样的故事简直太多!哎,悲剧啊! 爱好文学,愿文学的殿堂永远追随我,独树一帜,书写靓丽人生!

6楼文友: 15:15:42 看轻轻来了,欣赏小说。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,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。

7楼文友: 15:15:56 祝你快乐!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,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。

8楼文友:- 0 15:55:1 青青开始写小说了?(*^__^*) 嘻嘻 执执念而死,执执念而生,是为众生。

9楼文友:- 1 08:2 :28 姐姐,我终于可以回来跟评了,先跟个评,等会看。

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

小孩流鼻血

幼儿大便干

灯盏花产业未来发展
宝宝钙吸收不好怎么办
小孩脸黄怎么办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