柿子红了哥哥你咋还不来

文章来源:万州文学网  |  2019-11-17

留香村依山傍水,土壤肥沃,家家以种植柿树为生,他们村的柿子个大,味甜,卖相好,尤其李大毛家的柿子更是抢手货,村里人都说她女儿是柿神转世,所以她家的柿子特别好。

李大毛的女儿叫如意,如意十九岁高中毕业,就一直帮着家里打理柿子园。她勤快能干,懂得科学管理,她家的柿树长势更好了。

和柿树一起生长的还有如意这个大姑娘,长得丰满水灵而且俊美,黝黑的辫子一甩,撩动多少后生的心,惹得媒婆隔三差五往她家跑。

跑得最勤快的要数本家姑奶奶李兰花,也是四里八乡最有名的媒婆,一张薄唇嘴一张一合的,能忽悠得鸭子学上树,母猪去选美。

这背后托李兰花的主也有来头啊,那是镇长的儿子赵虎子。小伙子长得也不赖,五大三粗的,因镇长爹的关照,做了联防队长,带着一帮小兄弟转悠,很是威风呢。

如意却不乐意,她的心里有了意中人了。

如意的意中人名字叫邱吉祥,是个外地小伙子,跟着水果商来收购柿子的。他是司机兼苦力,成堆的柿子需要他肩扛手搬。他中等个头,稍胖,勤快踏实。那次看他累得满脸汗,如意将自己的杯子递给他:“歇会,喝口水吧。”

小伙子道声“谢谢”,将一筐柿子扛上车,打开车门,取出一只空的可乐瓶,屁颠屁颠跑过来,接过如意的杯子,将水倒进可乐瓶再靠近嘴巴大口大口喝起来。

如意笑问:“干嘛那么费事?直接喝不就得了!”

“俺娘教俺的,俺是山里娃,自己要注意分寸,莫教人家嫌弃。”小伙子一脸腼腆的笑。

如意是个俊丫头,十九岁的年龄,走在哪都有钩子一样的目光追随。她讨厌那种目光,似乎要扒掉她身上的衣衫,将她每一处尽收眼底。眼前的这个山里娃却不一样,他低下头,几乎不看如意。可是他的脸,却一片潮红,煞是可爱。而他那句“莫教人家嫌弃”,让如意觉得这山里娃就像一个淳朴的弟弟,自己应该多关心才对。于是接着聊下去:“你老家哪里的?叫啥名字?”

“俺老家江西的,俺的名字叫邱吉祥。”

“邱吉祥?”如意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:“你是不是知道俺叫李如意啊?”如意不知不觉拖长了声调,嗔怪的语气让人听起来有黏黏糯糯的感觉。

邱吉祥脸更红了:“不,不是,俺不知道你名字。俺干活去了。”

邱吉祥,李如意,这名字真是好般配呢。这样想着如意不由得脸颊绯红,她又望一眼忙碌的小伙子,一颗心咚咚不停,有一种被甜蜜充盈的感觉,就像那熟透的红柿子。

一季柿子收购结束,李如意和邱吉祥的地下恋情也蓬勃发展。只是,柿子收购结束,小伙子就没机会来留香村了,这一对小情侣可咋办?

“你等着我,俺多攒些钱,来你家提亲。”小伙子对未来充满憧憬。

“好的,我去城里买药干啥的,就打你。”大姑娘害怕离别,只好期待重逢。

“嗯,只要俺在本地,一定想法见你。”

大半年过去,柿子树又是挂果的季节,李大毛对女儿大吼:“人家赵虎子哪里配不上你?长得高高大大的,他爹还是镇长。秋后和虎子定亲,就这么定了。”

如意嘴巴撅老高声调拖老长:“爹——现在不时兴包办婚姻了,要恋爱自由。”

“自由?自由,别以为供你读了几年书,你就能翻天了!你上哪找这么好的条件,人镇长家的楼房,三层呢,家里还有存款!”李大毛气呼呼的,简直有点后悔供女娃读书,好的没学,尽学反动思想,爹娘话都不听了。

“俺不要,他家十八层楼房俺也不稀罕,要嫁,你自己嫁过去好了。”闺女一扭腰辫子一甩走出了屋。

李大毛对着屋里的婆娘曹芬吼:“格老子的,你看看你养的好闺女!”

婆娘走过来,轻声细语:“古话说闺女大了不由娘,莫急,赶明儿待我好好和她唠唠。”

三天后,李大毛看电视剧的档子,如意娘拉着如意的手:“闺女啊,咱女人都是要嫁人的,做爹娘的哪个不盼望自己的娃过得好哩?那个赵虎子,条件不错,对你也实诚,这么久了,你看一直让姑奶奶说撮。应了他家,以后在留香村没人敢欺负你爹娘。爹娘没男娃,不就指望靠着闺女你吗?”说到动情处,曹芬还掂起衣角擦眼泪了。

如意一看娘这动作慌了神:“娘,你哭啥呢?莫哭,莫哭!”

闺女的表现让曹芬很满意,她继续逼问:“你若真心孝顺俺和你爹,你就应了这门亲,俺们下半辈子也就有了依靠。”

如意看着娘期待的眼神,迫不得已,期期艾艾道出一句石破惊天的话:“娘,其实……其实俺心里有人了。”

曹芬大惊,这山村里,女娃自己找婆家要被人笑话的:“啊?是哪个?哪家的男娃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邱吉祥!”想起心上人火热的胸膛,如意鼓起勇气坦诚一切,逃避不是办法,早晚要面对。

“就是去年那个开车的?”曹芬不敢置信,自己一向乖巧的闺女竟然和一个外地男娃搞对象。

如意羞红了脸,想起娘也夸吉祥勤劳本分,也许娘会支持他们的事呢,她满怀希望点头应承:“嗯哪,娘你不也夸他人好么?”

“你休想和那个外地娃鬼混!”李大毛的声音从外屋响起,随即铁塔似的身躯跨进里屋,堵在门口。

如意抬头,看到怒气冲冲的爹,,对爹爹偷听十分愤慨。她杏眼圆睁,勇敢地面向这个一家之主的爹,一字一顿地说:“除了他,俺——谁——也——不嫁!”

“你敢!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你就别想翻天!”

“俺明天就放风出去,俺已经是他的人了,看谁还娶俺!”

李大毛一巴掌攉过去,如意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,死死盯着爹,不敢置信一向对自己视若明珠的爹爹会下狠手打自己。几秒钟过去,终于“哇”地大哭起来。

曹芬也嚎啕大哭,母女二人奏起了女声二重唱。李大毛转身走出屋,蹲在院子里抽烟。

李大毛和媒婆李兰花一起约见了赵虎子,和盘托出闺女和小司机私定终生的丑事,告诉虎子,他们二老是看中本乡本土赵虎子的,只是这闺女的心,一时半会扭不回来,问虎子有啥意见或招数。

赵虎子听到自己中意的女娃竟然让外地男人勾走了魂,脸色酱紫酱紫的,这要是让自己那班兄弟晓得了,这张脸往哪搁还如何树立威信?他沉默片刻,低声说出了他的办法。

从那天起,如意失去了自由——不许进城不许串门,整个活动范围就在自己家院子里。去柿子园也要爹娘跟着才可以。

棒打鸳鸯,一对小情侣失去了联系。

邱吉祥那边,老板收了某人好处,莫名辞退了他。丢了工作的他,不好意思找心上人,他卯足了劲,重新找工作,几个月后终于领到新老板的薪水。凑足了钱,他买了一只戒指,那是如意很久以前看中的,带着戒指,他前往留香村。

营山镇与留香村必经之处,他遭遇一帮流氓,一顿拳脚相加,揍个稀巴烂,这么狼狈的样子怎能被如意看到?强龙不压地头蛇,他擦拭着嘴角的血迹,恨恨地回城。

很久没有如意消息,自己和这些人素未谋面无冤无仇,吉祥知道这般挨揍,八成和如意有关。

如意肯定失去了自由,她需要我给她支持给她勇气。可是自己无法靠近留香村,怎么办?怎么办?

吉祥想起,如意家的柿子园,靠着一条河,河面并不宽,自己水性尚好,泅渡应该不成问题,不过这春末,还有点冷。要是等到夏天就好了,可是,如意正受着煎熬,自己也饱受相思之苦……

留香村出大事了,留香河里飘起一具男尸,这山村里,死只猪狗都是热门话题,何况是人?

所有人都往河边跑,曹芬李大毛也跑,如意也跟着往河边跑。

尸体就在如意家柿子园的河段,二十几岁,平头,脸被水浸泡得变形了,无法辨认。

左手小指上,套着一只闪闪发光的戒指,如意看着眼熟,心里咯噔一下。

她走过去,在尸体旁蹲下,歪头看男子左耳背后,一颗黑色胎记醒目呈现。她突然“哇”地一声大哭起来,不要命地抱起男尸的头颅,贴在自己胸口:“吉祥,吉祥,你咋这样就走了呢?你不是说自己水性挺好的吗?你怎能一走了之呢?俺都怀了你的娃了。”

围观的人表情复杂,曹芬猛地上前,捂住闺女嘴巴,李大毛过来把闺女死命往家里拖。围观的乡亲们转移目标,尾随这一家三口了。

如意哭着喊着:“俺不回去,不回去,俺要和吉祥在一起!”

曹芬阻挡着看热闹的乡亲:“看啥呢看啥呢?俺闺女发烧又看到死人吓傻了说胡话呢,莫信莫信,哪个乱嚼舌头根子饶不了他。”

留香村的柿子又红了,来收购柿子的人问起那个李大毛家的柿子神呢,许了人家没有?

“还没呢,呶,就那个老在柿子园对着河岸唱歌的那个疯娃子!可怜哩,好好的女娃子。”

疯了的如意喜欢对着河岸唱歌,人们常听到她断断续续的歌声:

天边的哥哥亲又亲,

说好了万年不变心。

江河滔滔山外过,

变心的要喂王八精

……

共 21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篇小说看得心里很沉,一对恋人,就这样被陈旧的思想毁了。高中毕业的如意爱上了外地的小伙子邱吉祥,但因为父母的反对,他们无法见面。不知情的邱吉祥来寻找自己的真爱,被一帮流氓打。邱吉祥想从河里泅渡过去找如意,但因为时值春末,淹死在河里。得知这一消息的如意悲痛欲绝,成了一个常常对着河岸唱歌的疯子。小说语言朴实,主题鲜明,但在情节的过度上,还略显急躁了点。推荐赏阅。【:哪里天涯】

1楼文友: 21:44:09 问好作者,感谢投稿短篇栏目,祝创作愉快!

2楼文友: 21:46:25 小说在投稿时重复了,相同的内容出现了两次,所以就把重复的删掉了,字数也就减了一半。希望下次投稿注意。

微信公众平台小程序

公众微信平台小程序

微商城在哪开

腰膝酸软是精气不足吗
血糖仪哪个牌子最好
灯盏花的药用功效与作用
友情链接